<< 人生如秋風吹散的落葉 | main | 人生走過了這段路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用三年去癒合的傷口

用三年去癒合的傷口,已經不再耿耿於懷,暮色四合之際,或許是因為無法再忍受自己的忍受導致有些話不吐不快,心湖漣漪泛起,一直想確定的,不是引起動盪的這風的來向,而是這漣漪撫過的水面青荷與枯葉殘骸,是這些年來我們各自走過的跌宕年生。類似的談話在這之前並非沒有,只是彼時應景不同,現今回想起來也是甚覺該些話題的膚淺,終是當作玩趣作罷了美國留學
而今你像個在世間探歡不成的孩子帶著一身疲乏終於回家,並被世情教導要學會盛一盆熱水來洗滌風塵仆仆的自己,我想你欲要追問的是,你往時光深處走去了,怎么卻被迫面對一身的襤褸和荒涼。
一個人在發現自己的缺陷,坦承自己的傷口,在一些人看來似乎有自暴自棄之嫌,而這其實是兩個人的精神強度並不對等,弱勢的一方感到困惑而已。而哀傷本身又帶有一種威懾的力量,儘管你似乎坦誠公佈了,實則更不容許別人貿然接近。你追求愛情如同在追尋自己的答案,怎知它不過是偶然停留在指尖的一只蝴蝶,只為一時驚詫之美。你想要它停留,更企圖將之縛於籠中來日夜觀賞,那只能得到一個沈悶的結局。因為一旦停留下來,它就死了。如此的赴湯蹈火義無反顧,都不畏懼了潰不成軍萬劫不複,你欲作一個痴情女子,為自己的一時情動不惜陪上一生,你又何嘗不知,這般的大氣揮霍,最終會淪為式微。
一些人的存在,不過是你以為觸手可及的海市蜃樓,它本身是一種幻象,因人本能的會不喜自己的生活狀態,而試圖尋求另一種生活可能而產生的幻象。精神力量的強弱在此有了明確的分水嶺。精神力量弱的一方,始終只能寄居在他人的繁華裡自助 旅遊
三年了,還有很多個三年,用三年去癒合的傷口,寄居在怎么樣的繁華裡你才不無所適從。
言語間你說自己病了,且深淺難測,我說這是缺失感的造成,並提及家庭原素在一個人成長過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你提及我小人性格的一面,我不作推諉,也不作批判。你說每個人都只是過客,連我們自己都不例外,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在生命裡佔據的太深刻了,需要時間的幫助來遺忘。可時間不一定會幫助人忘記什麼,它只是給了人抉擇。
有個故事是我想說給你聽的。猴子受傷的故事。一只小猴子腹部不小心劃了一平交道子,為了治愈自己,它本能的採摘了些草藥敷在傷口,由於草藥的療效和種種原因,總之它未能收拾好自己。於是它向經驗豐富的老猴請教,並順利得到了老猴的幫助和建議,老猴還告訴能徹底治療好它傷口的草藥名稱。道路是漫長的,在尋找過程中,它不斷遇到其它猴子,為了更詳細說明,它每次詢問都會扒開傷口問︰“我受傷了,要尋找一種草藥,它叫XXX,你知道在哪嗎?”後面的猴子有受過類似傷的,耐心的安慰了它,它們也不知道它在哪,沒受過傷的猴子則嘖嘖稱奇,除了不知所雲的安慰外它們在心裡也默默告誡自己要謹慎小心……沒有結局,或者說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結局。
我想跟你說的是,當事人的冷暖自擔,旁觀者的不得要領,沒有一擊致命的情感傷口,也沒有叫忘情的藥物。一個人在情感上的克製,有如戴上一頂荊棘王冠,在自我的王國裡,有意想不到的馳騁飛翔。用三年去癒合的傷口,花開花敗,一場花期,雲展雲舒,一次風戲上門開鎖
夏日的暮色昏默,雨水沐濕了萬物呼吸,鄉間小路也柔軟了幾分。蟬聲襲人。遠處峰巒線條輕斂,天空雲層猶如描上數筆淡墨。在麥田裡行走,低下頭來像要失蹤,不知其實早已迷失在一部詩集裡。我兀自想像這些年來,旅途裡陪伴你的事物是什麼呢,那一刻你都簡直和它相依為命了。而在不斷輾轉的路途裡,不斷失卻與拾得的,在你心境上印上了幾番多詰的紋絡。有時你前行,神情都不怎么生動,世間萬事萬物都彷彿跟你沒了關聯。
是在這樣的詰問裡,沈默知聲,默亦知生,這是你的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10.19 Wednesday
  • -
  • 16:05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calendar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May 2018 >>
sponsored lin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recommend
links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