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水悠悠匆匆過! | main | 茶名為何叫鐵觀音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這是一個春的季節

泛白的格子襯杉,休閑褲,套著壹副削瘦的身板。柔軟而細碎的短發,冷峻而做作憂傷的臉頰,微笑時也會翹起壹邊的嘴角。不修邊幅,行色充充穿梭於校園的每個角落,拼湊出了十七歲的他Maggie Beauty酖
十七歲,是個矛盾又微妙的年齡,許多人會跟叛逆狂放聯系在壹起,當作青青的句號。而他只當是青青落戶的釘子,或許更多的人是不在乎它的意義。因為在可以把牛淹死的試卷沖洗下,酥坪寰看〇猖甘欸彁般的高考日期狼狽為奸下,他們的青春早已敗北投降。
連思考下中午吃什麽都是壹種罪過,對!這就是他要面臨又想逃避的青青。推開那扇隔著解放與缺氧的校門,是憧景又遐想的另個世界。但只稍片刻,他又退回,在眾人苦心竭力修行的高三,這種想法顯得是那麽可恥,或可恨。
這是距離走出英語考場的兩小時後。
他走在校園的廣場上,享受著夏天少有的微風。那年的夏天特別炎熱,也或許是他的心理作用吧,兩天的考試,都是在烈日下進行的。好像真的是硝煙迷蔓的赤焰戰場,每個人都是殺紅了眼,最後的爆發與吶喊,貌似要把所有的委屈與潛能,都發泄在這個考場裏,做最後的搏擊。
所幸,壹切都過去了,平靜了。
此刻,他只想逃,只想放縱。有壹種沖動,壹股壓攢已久力量,怎麽壓抑都無濟無事,或只有噴湧而出,才暢快淋漓。終於,他輕蔑的笑了,但卻是壹種自嘲。
腦海裏有曾經幻想過的無數種解放後的場景,可此刻卻像是掏空的飯盒,空空如也。他無處可去,或是有千萬種思緒,但卻都微弱,理不清。罷了,他最默默回到教室,似乎想記住這裏的壹切,因為他的青春就存放在這裏,他努力的想記住每壹幀畫面。
也許,這是告別,用他自己以為的方式,向青青揮手致意,遠去吧~那些曾經的過往,已然不再屬於他。以及,那些人,那些事……終將淪為記憶裏的碎片,直到有壹天,怎麽拼也拼不出壹幅完整的面面Maggie Beauty酖
生命中,總有許多東西像這樣離我們而去~不管當時有多麽糾結難忘,甚至刻骨鉻心,歲月可以在漫不經心中帶走這壹切~
算了,壹切都結束了,還是回家吧~於是他轉身收拾好行李,路過那扇校門時,他猶豫了下,然後加速離開~明天,不用來上課了,不用面對無休無止的試卷了,也不用在繼續思考怎麽安放青春。那散落壹地的青春,已經與他揮手告別了。帶著那份不朽的記憶,他靜靜的給青春劃寫了壹個句號。
這個夏季後,他即將踏上新的土壤,開啟另壹個季節,那天,他剛好十八歲~ Maggie Beauty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10.19 Wednesday
  • -
  • 12:14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calendar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June 2019 >>
sponsored lin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recommend
links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