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體驗美容中心服務 | main | 挖空心思的使用華麗詞藻!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小鎮就當有自己的特色!

那個我叫它故鄉的小鎮,著實沒有什麼可以寫的。包括它的名字,它所有的一切都極普通。既沒有出現過影響歷史的大人物,也沒有精彩紛紜的明清建築。它 猶如河灘上的一粒沙子,哪怕它長著兩個角也不起眼。兩個角的沙子還是沙子,一經河水的浸漫和彼此的摩擦,就日漸圓滑起來,成為無計其數的沙海一員。 科技品味生活
按佛家的觀念,一花一天堂,一沙一世界。換成現代科學俗語,就叫宇宙全息論。佛教與科學殊途同歸,在揭示事物本相的過程中高度一致。
既然有沙中世界,小鎮就當有自己的特色,何況小鎮與佛淵源極深。當初小鎮確實長著兩個與眾不同的犄角,一是它的名字彌陀寺,把一個法力無邊的佛當作自己的招牌,全國少見;二是它比較釐氾石板街,延綿幾裏長,也是全國少見。就憑這兩個全國少見,方圓百里都把彌陀寺當成精神上的家園和佛塵兩界交匯的座標暗瘡印  。
小鎮坐落在虎渡河畔,四周是一眼望不到邊的平原。除了河堤和墳墓,大地上沒有一塊隆起的地方。鋪設街道的長青石,取自於千百里之外的長陽五峰一帶。 在運載工具不甚發達的清末民初,把成千上萬的大石板運回小鎮,其費用和艱辛都是難以想像的。據說僅僅是鋪街時,出資人就抬來一筐筐現洋當場發放。石匠每鋪 好一塊石板,就得一塊大洋。還有徒弟和小工,人人有份,絕不拖欠,不像現在的一些老闆惡意欠薪。
那個熱心慈善的大財主卞蔔哉,在沙市、劉家場都有商鋪和作坊。田產達一萬二千畝,遍及周邊幾縣。土地革命時期,彌陀寺打響湘鄂西暴動第一槍,卞蔔哉與賀龍為敵,到縣上搬兵殺了不少農民軍,解放後即被鎮壓。修路者是他還是他的長輩,我不清楚嬰兒背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6.10.19 Wednesday
  • -
  • 12:38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calendar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July 2018 >>
sponsored links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recent comment
recommend
links
profile
search this site.
others
mobile
qrcode
powered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